我跟我妈完全是两种性格的人,疫情所迫,否则根本无法一起生活。